在今年的极端天气事件中-从毁灭性的西海岸野火到已经用尽字母的热带大西洋风暴-科学家和公众都在问这些极端事件何时可以科学地与气候变化联系起来。

华盛顿大学大气科学教授达勒·杜兰(Dale Durran)认为,气候科学需要以类似于天气预报员发出危险天气警告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发表于《美国气象学会简报》十月号的一篇新论文中,他借鉴了天气预报界在预测极端天气事件(例如龙卷风,山洪,大风和冬季风暴)中的经验。如果预报员过于频繁地发出错误的警报,人们将开始无视它们。如果他们不对严重事件发出警报,人们将受到伤害。大气科学界如何找到适当的平衡?

他说,目前将极端天气事件归因于全球变暖的大多数方法,例如导致持续不断的西部野火的条件,都集中在引发错误警报的可能性上。科学家通过使用统计数据来估算该事件归因于气候变化的可能性的增加,从而做到了这一点。这些统计指标与“误报率”密切相关,“误报率”是一种用于评估危险天气警告质量的重要指标。

他认为,还有第二个关键指标可用来评估天气预报员的表现:预报可能会正确警告实际发生的事件,即“检测概率”。理想的检测分数概率为100%,而理想的虚警率则为零。

他说,将极端事件与气候变化联系起来时,探测的可能性几乎被忽略了。然而,天气预报和气候变化归因都面临两者之间的权衡。在天气预报和气候变化归因中,论文中的计算表明,提高阈值以减少误报会大大降低检测概率。

他以一个假想龙卷风预报器的假设示例为例,该预报器的误报率为零,但伴随着较低的检测概率,他写道,这样的“过于谨慎的龙卷风预报策略在某些情况下可能被认为是明智的政治手段”。将极端事件归因于全球变暖,但这与气象学家警告各种危险天气的方式不一致,并且与社会期望对财产和人类生命造成威胁的警告方式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