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行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早行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早行

  宋代:陈与义

  露侵驼褐晓寒轻,星斗阑干分外明。

  寂寞小桥和梦过,稻田深处草虫鸣。

  译文

  露水降落,我穿着厚厚的毛衣还感到丝丝的寒意;仰望天空,北斗星横斜着分外光明。

  孤单单地,我半醒半睡地过了座小桥,耳边传来稻田深处唧唧虫鸣。

  注释

  驼褐:用驼毛织成的衣服。

  星斗:特指北斗星。

  阑干:横斜的样子。

  赏析

  钱钟书《宋诗选注》:《南宋群贤小集》第十册张良臣《雪窗小集》里有首《晓行》诗,也选入《诗家鼎脔》卷上,跟这首诗大同小异:‘千山万山星斗落,一声两声钟磐清。路入小桥和梦过,豆花深处草虫鸣。’韦居安《梅磵诗话》卷上引了李元膺的一首诗,跟这首只差两个字:‘露’作‘雾’,‘分’作‘野’。

  《梅磵诗话》卷下:早行诗,前辈多佳作。近世如杨万里诗:‘雾外江山看不真,只凭鸡犬认前村。渡关蒲板霜如雪,印我青鞋第一痕。’……刘应时诗云:‘登舆睡思尚昏昏,斗柄衔山月在门。鸡犬未鸣潮半落,草虫声在豆花村。’三诗意皆高远。所引刘诗与《早行》诗意境也有相仿之处。

  第一句,不说鸡唱,不说晨起,不说开门,不说整车或动征铎,而说主人公已在旅途行进。行得特别早,既不是用未五更之类的语言说出,又不是用流萤、栖禽、渔灯、戍火、残月之类来烘托,而是通过诗人的感觉准确地表现出来。驼褐,露水不易湿透;诗人穿上此衣,其上路之早可见。而露侵驼褐,以至于感到晓寒,其行之久,也不言而喻。

  第二句,诗人不写月而写星斗。星斗阑干分外明,这是颇有特征性的景象。阑干,纵横貌。古人往往用阑干形容星斗,如月没参横,北斗阑干之类。月明则星稀,星斗阑干,而且分外明,说明这是阴历月终(即所谓晦日)的夜晚。此其一。露,那是在下半夜晴朗无风的情况下才有的。晴朗无风而没有月,星斗自然就阑干、就明,写景颇为确切、细致。此其二。更重要的还在于写明是为了写暗。黎明之前,由于地面的景物比以前分外暗,所以天上的星斗也就被反衬得分外明。

  第三句寂寞小桥和梦过,可以说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策。以梦与寂寞小桥结合,意象丰满,令人玩索不尽。赶路而作梦,一般不可能是徒步。独自骑马,一般也不敢放心地作梦。明乎此,则寂寞小桥竟敢和梦过,其人在马上,而且有人为他牵马,不言可知。

  第一句不诉诸视觉,写早行之景;却诉诸感觉,写寒意袭人,这是耐人寻味的。联系第三句,这味也不难寻。过小桥还在做梦,说明主人公起得太早,觉未睡醒,一上马就迷糊过去了。及至感到有点儿寒,才耸耸肩,醒了过来,原来身上湿漉漉的;一摸,露水已侵透了驼褐。睁眼一看,星斗阑干分外明,离天亮还远。于是又合上惺忪睡眼,进入梦乡。既进入梦乡,竟知道在过桥,那是因为他骑着马。马蹄踏在桥板上发出的响声惊动了他,意识到在过桥,于是略开睡跟,看见桥是个小桥,桥外是稻田,又朦朦胧胧,进入半睡眠状态。

  第一句写感觉,第二句写视觉;三四两句,则视觉、触觉、听觉并写。先听见蹄声响亮,才略开睡眼;小桥和稻田,当然是看见的。而稻田深处草虫鸣,则是和梦过小桥时听见的。正像从响亮的马蹄声意识到过桥一样,草虫的鸣声不在桥边、而在稻田深处,也是从听觉判断出来的。诗人在这里也用了反衬手法。寂寞小桥和梦过,静中有动;稻田深处草虫鸣,寂中有声。四野无人,一切都在沉睡,只有孤寂的旅人和梦过桥,这静中之动更反衬出深夜的沉静,只有梦魂伴随着自己孤零零地过桥,才会感到寂寞。寂寞所包含的一层意思,就是因身外无人而引起的孤独感。而无人,在这里又表现天色尚早。寂寞所包含的又一层意思,就是因四周无声而引起的寂寥感。而无声,在这里也表现天色尚早,比齐己《江行晓发》所写的鸟乱村林迥,人喧水栅横要早得多。

  这首诗的最突出的艺术特色,就表现在诗人通过触觉、视觉和听觉的交替与综合,描绘了一幅独特的早行(甚至可以说是夜行)图。读者通过通感与想象,主人公在马上摇晃,时醒时睡,时而睁眼看地,时而仰首看天,以及凉露湿衣、虫声入梦等一系列微妙的神态变化,都宛然在目;天上地下或明或暗、或喧或寂、或动或静的一切景物特征,也一一展现眼前。

本文地址:https://www.quankr.com/gushi/154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