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我国图书市场整体规模约为1800亿元,其中教育出版市场规模约为1100亿元,占比超过了60%,是图书出版市场最重要的类别。【编者按】2017年,我国教育出版市场规模已超过1000亿,占到整个图书出版市场的60%;但是教育出版方面一直存在着准入门槛高的壁垒。而于此同时,从企业方面来看,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教育出版的业务也在变得多元化,而上市公司更是通过并购的方式多业态进行布局,走向“跨界融合”。本文从教育出版的市场规模、企业业务探索等方面进行了详细分析,对这一赛道展开了鸟瞰式梳理。本文发于“iEDU投资人俱乐部”,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1100亿元的“铁饭碗”

教辅,一个中国学生都耳熟能详的词汇,几乎陪伴了每一代学生度过整个学习生涯。不可否认的是,教辅的刚性需求是很多行业可遇而不可求的“铁饭碗”。正因如此,以教辅的印刷、出版和发行为主的出版企业也成为了出版行业的重要玩家。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的数据2017年,我国图书市场整体规模约为1800亿元,其中教育出版市场规模约为1100亿元,占比超过了60%,是图书出版市场最重要的类别。

教材教辅的出版,国家通过规定设置了很高的进入门槛。自2008年以后,各地逐渐推行招投标制度,并对投标者资质提出了要求,一方面是必须有新闻出版总署确认有教材出版资质,另一方面必须有相应的专业人员和发行能力,且必须满足在相应地区的配送需求。因此,教育出版行业的主要参与者都在各个地区形成了较强的话语权,并对潜在进入者形成了较高的进入壁垒。于此同时,教育出版企业有了更充足的资金和精力进行新业态的探索。

从被动接受到主动选择

业务类型多元化

必然的新业态尝试

教育出版行业虽然面对的是市场刚性需求,但是相关监管部门对于教辅类的价格有严格的要求。世纪天鸿新业务发展CEO翟维全对i-EDU表示:以教辅出版为主的净利润受到成本的影响更大。并且,由于各地教材版本和物流配送的限制,所以这类企业面对的市场规模和净利润均相对稳定。故而,为了促进企业的长足发展,向新业态作出尝试几乎是必然选择。

数字化是大趋势

上表整理了教育出版上市企业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公开信息中各公司业务板块的情况。从图中可以看到,除了维持传统的图书期刊的出版、发行业务外,不少上市.企业将新业务的开发重点放在了数字教育和数字化内容两个方面。

数字教育,是教育出版企业依托原有的贴近校园的优势,针对性的开发VR产品、智慧校园、教务系统和文创产品等。数字化内容则是教育出版企业针对目前数字化大趋势的全新尝试。拓展这两类业务的教育出版企业一般都拥有较强的教材或教辅话语权,并且能够依托与教材相适应的读本内容。翟维全表示:数字教育和数字化内容是基于出版企业本身优质内容的属性进行拓展。世纪天鸿目前进行的新业务探索也是紧紧围绕自身优质的内容做更适合纸媒升级的尝试。

随着“大语文”概念不断被市场接受,以中文在线和掌阅科技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逐渐将战略布局延伸到这一市场。可以预期,未来在数字内容的市场,传统教育出版企业面临的竞争将不断加剧。

产业延伸也合理

除了数字化的尝试以外,影视制作、地产业务和游戏制作业务成为教育出版企业最吸引眼球的新兴业态尝试。其中,地产业务主要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对传统书店进行改造,将书店的功能与休闲消费观念相结合,以利用消费升级提升企业价值。

另一种方式是地产开发。主要包括了商业综合体和游学基地两种。商业综合体是围绕书店进行与教育相关业态的整合,在地区形成较强的影响力。游学基地则更多是教育出版企业利用自身在优质大学方面的资源,探索产业链向上整合的可能性。国金证券教育行业首席分析师吴劲草对i-EDU表示:向书店和教育综合体延展是传统的产业延伸,符合其发展的合理性。

皖新传媒董事会办公室朱晨对i-EDU表示:互联网的出现对实体书籍的冲击比较大,因此对传统图书出版的商业模式进行升级拓展才能更好的适应市场。而书店转型为文化消费综合体的尝试是依托书店实体将休闲消费的流量价值嫁接到图书领域。就结果而言,皖新传媒目前由多元化经营所带来的流量价值将逐渐覆盖受互联网冲击导致图书销量下降的部分。

文化属性要延续

业内相关人士对i-EDU表示:向影视制作方面拓展主要考虑了出版企业文化属性的延续,而游戏业务的拓展主要看重行业的现金流表现。因此企业更充分利用自身的作者和作品资源,将其改造成为具有商业价值的IP后进行再创作。因为教育出版行业的发展已经处于成熟期,增长空间十分有限,且投资回收的周期较长。影视和游戏业务良好的短期现金流表现,正好可以弥补教育出版企业在这方面的不足,激活企业的价值空间。

控股参股有选择

我们整理总结了到2018年6月30日,A股教育出版类上市公司控股或参股企业情况。上市公司控股或参股情况反映了企业对于看好的行业的有效尝试。

控股参股固主业

从上图来看,教育出版类上市公司首先注重的是与自身出版发行主业相关的企业。发行业务占比最高的原因在于相较于传统的销售渠道特别是非教辅类的图书销售,线上渠道的打通成为了业务持续发展的重点。

配套业态要尝试

其次,上市教育出版企业关注的方面主要在于地产、数字文化和金融业务等方面。地产业务占比较高的原因是企业多在原有书店上做业态升级,而非新设企业。这样做一方面可以保持相关证照的持续合规性,另一方面便于可以快速接手书店的相关业务。数字文化的投资主要是将自身的内容数字化,以适应市场的快速变化。金融业务占比较高的原因是教育出版企业通过设立或认购产业基金份额进行产业链的整合。因此教育出版类企业必然开拓自身的金融业务。

新兴业态要谨慎

最后,上市教育出版企业同时也在向游戏、影视和研学游学方面做出探索。这几类板块均是目前发展势头良好且商业模式较为成熟的领域,但是鉴于这几类新业态与传统出版行业有着明显不同,因此,参股或控股相应的公司也成为了首选方式。

多种手段并用买买买

2018年以来,教育出版行业上市企业不断探索新业态,例如:

2018年2月1日,中文在线发布公告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标的资产晨之科80%的股份。

2018年4月25日,皖新传媒公告与莱普顿国际学校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确认在合肥建立一所K1-13年级的寄宿和走读制学校,学校将使用“Repton”品牌作为 校名,双方共同运行该学校。

2018 年8月15日中文传媒公告全资子公司拟与上海新南洋股份有限公司及嘉兴竑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教育产业并购基金的公告,重点投资方向为文化,教育,原则上用于 K12 教育 培训、教育科技、STEM 教育项目投资。

2018年9月29日,中南传媒公告与培生教育出版 亚洲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协议》用于对双方持有的教育版权做公共开发。

自2018年1月1日到2018年9月30日,教育出版类上市企业公告的产业拓宽方式包含了自建、并购、建立框架合作关系、参与或设立产业基金以及设立合资公司等。其中,设立或参与认购产业基金占比最高,达到29.63%。通过并购、建立合作联系和自建的方式占比均达到22%。可见,基于主业良好的经营情况和现金储备水平,教育出版类上市公司通过多样的方式探索新业态。

综上所述,千亿市场看似庞大,但长长久久的“铁饭碗”终究不是万无一失。剧烈波动的成本和教辅定价的天花板迫使教育出版企业走向“跨界融合”。外力作用下,教育出版企业在不断尝试中找到“自我”。或许市场正在见证一艘“教育出版+”航母出海远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