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发现不少朋友对于您的学校应如何使用其Gonski的资金这方面的信息都比较感兴趣,小编就针对您的学校应如何使用其Gonski的资金整理了一些相关方面的信息 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一项新的研究概述了应该如何使用Gonski 2.0资金,该研究表明学校应该投资基于证据的,具有成本效益的政策,以提高识字率和计算能力。

为教师减少课时,早期识字和计算能力以及课堂管理培训是三项值得投资的投资。相反,证据不支持更多的教育技术和减少班级规模。

在最大限度地利用Gonski 2.0:证据基础学校投资,独立研究中心(CIS)教育政策分析师,布莱斯·约瑟夫,概述了学校的投资是基于证据的和具有成本效益的重要性,并提出了三个主要的投资有潜力显著提高澳大利亚的落后学生的识字和算术的结果:

早识字和计算能力

干预对那些在识字和计算能力方面成绩欠佳的学生提供帮助,在小学早期阶段比在以后的学校中更为有效。尤其是,小学应该投资培训教师,以改善阅读和语音教学,而这是他们从教师学历中获得的。

给老师更少的课,更多的时间在课堂之外

与经合组织和表现最好的国家相比,澳大利亚的老师每天在课堂上花费的时间更多。每天应该给老师更少的课,这样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在课堂之外发展和改进他们的教学。与经合组织和表现最好的国家相比,澳大利亚

针对教师的课堂管理培训

的课堂行为水平高,这对学生的学习成绩有负面影响。教师可以从培训中受益,以学习和发展基于证据的课堂管理技术,以弥补教师教育学位所提供知识的空白。

“如果例如将学校专业发展预算优先用于更重要的培训(例如语音教学和教室管理),并且如果增加班级规模以抵消每位老师减少班级的费用,则这三种方法不一定会花费更多的钱。”约瑟夫说。

“一个重要的警告是,只有新南威尔士州和首都地区才有针对教师专业发展提供者的认证标准,这意味着教师参加的许多必修课程不一定都是基于证据的。”

他补充说,各州和领地应为专业发展提供者制定“更加严格和透明的标准”。

该报告还对两项普通学校投资提出了批评,认为它们缺乏充分的证据基础或成本效益:减少班级规模很昂贵,有可能降低老师的素质,并且只会对学生的成绩产生很小的积极影响。此外,相对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和高成就国家,澳大利亚的班级人数并不是特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