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6月11日报道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6月10日发表了尼古拉·伍尔科克的题为《英国大学(包括牛津)全球排名显著下降》的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今天公布的一项全球排名显示,约四分之三英国大学的位次出现了下滑,包括罗素大学集团的许多顶尖机构。

牛津大学在QS世界大学排名中的位次最靠前,但从去年的第4位下降到第5位。

亚洲共有26所大学进入前100名,创历史新高,其中6所来自中国和韩国。英国共有18所大学上榜,与2019年持平,仅次于美国高校。

美国的主导地位在减弱,上榜大学数量在五年内从32所降至27所,但仍占据前四名位置。麻省理工学院(MIT)连续第九年被评为最佳大学,紧随其后的是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

在入选1000所大学排名的84所英国高校中,有62所的排名低于去年。剑桥大学仍然排名第7,帝国理工学院上升一个位次至第8名,伦敦大学学院下降两个位次至第10名。

排名下降的两个主要原因是教学能力和科研水平下降。在84所英国高校中,66所今年的师生比得分降低,59所的科研质量下降。

夸夸雷利-西蒙兹咨询公司(QS)的研究主管本·索特说:“英国大学排名下降的背景是北美和欧洲大学的表现普遍下滑,它反映了全球高等教育的竞争性。不过,单靠迎合全球趋势不可阻挡的力量是不够的,对教学能力的投资将大大有利于英国高等教育。”

【延伸阅读】泰晤士亚洲大学榜出炉 清华大学首登榜首

参考消息网5月3日报道 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杂志亚洲大学排行榜出炉,中国的清华大学首次登上榜首,过去三年连续称冠的新加坡国立大学退居次席。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5月2日报道,这项自2013年推出的排行榜,今年评估了亚洲国家和地区的400多所大学。

排行榜采用13个指标,包括教学环境(大学声誉、教师与学生之间的比率等)、研究影响力(包括研究论文引用次数)、研究数量(论文发表数量、收入和声誉)、国际视野(包括国际学生、教师占比),以及企业收益(指大学通过创新、发明和咨询服务,从企业所获得的研究收入)。

报道介绍,清华大学凭借它在教学环境、研究影响力,以及国际视野等方面的指标,取得显著进步,跃升一个名次,取代新加坡国立大学成为位居榜首大学。这也是中国大学首次登上这项亚洲排行榜的榜首。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杂志排行榜首席知识官菲尔·贝蒂指出,中国大学在亚洲排行榜中表现卓越,显示当地政府多年来持续在高等教育领域进行大量投资。

几所中国大学表现亮眼,位于安徽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升三个名次,排名第12,浙江大学排名第14,比去年进步四个名次。

图为清华大学。新华社

(2019-05-03 11:29:35)

【延伸阅读】美媒称中国正发展为教育强国:亚洲最好大学近五分之一在中国

参考消息网2月8日报道 美媒称,中国正在成为亚洲高等教育强国,其在亚洲市场的快速崛起没有放慢的迹象。

据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2月6日报道,当天发布的大学排名显示中国正在碾压亚洲竞争对手,并正在挑战西方的传统独霸地位。

报道称,亚洲最好大学近五分之一在中国,其中多家机构取得巨大进步,常常令日本、韩国的传统对手付出代价。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杂志出版的亚洲大学排名中,7所中国内地大学排在前20名,另有5所上榜大学来自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也首次在前十榜单中占据最多位置,有3所大学上榜。

排名编辑菲尔·贝蒂认为,中国的成功是20年来努力提高高等教育水平的结果。

他说:“中国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排名的表现逐年进步,2018年也不例外。这些结果表明20多年来的专注投资有了回报。”

报道称,尽管新加坡国立大学排名榜首,但中国的崛起意味着亚洲其他国家的领军机构在排名中下滑。

虽然日本在排名前350位的大学仍然多于中国(日本有89所大学,中国有63所大学),但中国上榜大学的数量呈上升趋势。

报道称,东亚整体巩固了作为优势地区的地位,占排名前350位大学的五分之三,虽然也有一些输家。贝蒂指出,韩国的优势似乎在衰落。

他补充说,“中国以外的东亚国家需要加倍努力才能在全世界最大的大陆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

亚洲十佳大学是:

1.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

2.清华大学(中国内地)

3.北京大学(中国内地)

4.香港大学(中国香港)

5.香港理工大学(中国香港)

5.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

7.香港中文大学(中国香港)

8.东京大学(日本)

9.首尔大学(韩国)

10.韩国科学技术院(韩国)

然而,虽然这个排名对东亚地区来说是个好消息,南亚地区的表现则不尽如人意。贝蒂说,虽然亚洲前350位大学在南亚的数量更多,该地区在努力应对来自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竞争。

贝蒂指出,虽然印度在亚洲前350位大学中占42席,比去年的33家有所上升,但多家机构似乎退步了。他说:“南亚需要努力才能表现突出。”

报道称,对中国来说,在亚洲高校界占据统治地位是一个中期目标,长期目标必须是挑战、甚至取代西方名校。

随着学生的流动性越来越大,高等教育越发成为一个全球市场,这定然不只是一场白日梦。(编译/胡溦)